王京生:创新根本有赖于培育强大的创新市场
来源:国务院参事室网站发布时间:2019-05-22 16:48:49

     创新,是引领一个民族发展进步的驱动力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要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,并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,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。

    创新离不开市场。经济学家约瑟夫·熊彼特认为,创新是把一种从来没有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“新组合”引入到生产体系中去。熊彼特对创新的定义,隐含着创新对市场的依赖和市场对于创新的重要意义。缺乏市场配置创新资源,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“新组合”就无从谈起,更遑论通过转变生产方式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。

    近年来,我国创新呈现出四大趋势:从政府推动转向市场主导;从政策驱动转向价值引领;从本土创新走向全球创新;从数量为主转向质量优先。

    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,关键要培育壮大创新市场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,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,更好发挥政府作用。美国学者布雷特·弗里希曼2000年在《创新与制度:关于美国科学与技术政策的反思》中提出了“创新市场”的概念。创新市场,指有商业价值的原创性信息和知识交易的场所。创新市场交易的产品因其无形而有别于商品市场,因其原创性信息和知识而有别于一般的服务,也因其无形而存在市场交易风险。创新市场可分三类:一是试验发展市场,参与主体是企业,生产和交易的产品以专利、专有技术、商标等为主;二是应用研究市场,以科研院所和企业为主体,交易产品以发明专利、标准等为主;三是基础研究市场,供给主体是高校、科研院所和企业,其产品以论文、著作等新知识为主。对三类创新市场,政府既是需求者,又是制度供给者和秩序守护者。

    创新要持之以恒,必须培育壮大创新市场,实现创新的市场化、便捷化、法治化、全球化。被国际媒体誉为“硅洲”、“深谷”的深圳,其创新之所以能够领跑全球,与其较高的市场化法治化程度密不可分。繁荣发展创新市场,能把政府对创新的支持转变为市场机制和重要组成部分,把市场行为、资本行为纳入其中,让创新的各种要素在这个市场上汇集、交易、培育、转化,用市场之手吸纳国内、国际乃至每个人头脑中的资源,为创新要素交易搭建公平、公正、公开的平台,让创新与资本对接,让知识与产品转化,从而为创新造个“海”。培育壮大创新市场,一是有利于实现创新的市场化,使其与政府这只手相互配合,把创新资源更好地调动起来;二是有利于实现创新的便捷化,使创新成果的交易、转化更为便捷和迅速;三是有利于实现创新的法治化,使知识产权确权主体和转化主体建立明晰法律关系;四是有利于实现创新的全球化,汇聚全球创新资源为我所用。

    当前我国面临着创新主体确权意识薄弱、创新市场竞争性不足、创新市场国际化程度较低以及创新市场保障体系不强等问题,须从创新主体、激励机制、创新要素、制度环境四方面做好创新市场的培育和完善工作。一是培育更有活力的创新主体队伍,加大对民企创新的支持,更好发挥高校科研机构力量,大力吸引国际高端创新资源;二是形成更有效率的市场激励机制,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与服务,切实降低企业负担,优化产业支撑体系和政策体系;三是构建更加完善的创新要素市场,加强科技基础设施建设,集聚全球创新人才,提高资本对创新的催化剂作用;四是打造更加适宜创新的制度环境,营造世界一流的创新文化,更好推动“放管服”改革,构建开放创新的发展环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