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:首页 > 答问库 > 文史

《岭南今雅》一书的轶闻及感想

陈永正

1997年,我被广东省人民政府聘为广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。此时我在中山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所任研究员,主要从事古文献的整理和研究工作。

文史研究馆是有统战性和荣誉性的政府机构,为体现“ 敬老尊贤、崇文尚德” 宗旨而设立,吸收了一大批年高德劭、学识渊博的文人耆宿为馆员。在他们一生中,每赋诗填词以言志,留下不少传世佳作。随着时间之推移,一些老先生已经作古。为了缅怀前贤,激励后学,2002年,广东省文史馆委托我将历任馆员诗词作品加以收集整理,精选出五百多首,编成《岭南今雅》一书,以纪念广东省文史研究馆成立五十周年。

我兢兢业业地接过这项任务,立即开始准备工作。首先是向领导请示选诗的标准。时任馆长何善心指示三点:1.尽量选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的作品;2.一些思想内容一般,而艺术性较好的亦可入选;3.不选思想不健康的作品。接着我开始调查工作,得到文史馆业务处同志的帮助,搜集有关材料。遍翻历年馆藏出版物,包括个人专集以及内部刊物,请健在馆员提供诗词作品,再搜罗已故馆员的未刊稿,经过一段时间的摸查,掌握了建馆以来能创作诗词的馆员人数。我惊喜地发现,几乎老一辈的馆员都能文擅诗,或兼擅书画,总数竟达百余人,诗词多达数千首。

接着是选诗。我有着多年选诗经验,曾编选过多种古今诗人的集子。明人陈琏《唐诗三体序》云:“选诗固难,注诗尤难,非学识大过于人焉能及此哉!” 真正的选家,要有开阔的胸襟,具备理解诗歌的能力,多闻善学,独立思考,公心卓识。备此才、学、识、德四端,始可言诗,始可选诗。

陆机 《文赋》云:“余每观才士之所作,窃有以得其用心。夫放言遣辞,良多变矣,妍蚩好恶,可得而言。每自属文,尤见其情。” 理解,是选诗的首要之义。如陈寅恪《读哀江南赋》所云“其所感之较深者,其所通解亦必较多”,这种感受能力,既源于天赋,亦有赖于后天的勤勉,志存高雅,博览玄思,方得养成。选家应得诗人之用心,知道为诗之甘苦,体会深入,才能选得佳作,才不愧对作者。然而,要真正准确读懂诗歌的涵义,领悟诗的意境,则必须从作者的生活经历、写作背景、创作意图、语言风格、训诂字词、用典出处、前人注释、版本考订等方面去综合解读与赏析。

在选诗之前,要逐篇吟诵。吟,谓曼声吟咏。前人写诗,不厌百回改,改罢长吟,自我欣赏。诗,为诗人思想、感情、学养的精华所聚,选家应以敬慕之心,目、口、耳三官并用,辨清每字的读音,因声求气,吟咏原作,依平仄声调行腔使气,注意每字声调的高低长短,节奏变化,铿锵和协,声入心通,体会其音律之美,感知其艺术魅力。经过几轮阅读与吟咏,对全诗的内容有了大致的了解,多读一遍,则理解加深一层,在此基础上,才可以作初步的遴选。

遵照文史馆领导提出的三项标准,我选出大约一千首左右的诗词,打印了几份,找到几位志同道合的诗友,如吕君忾、崔浩江、王钧明、郭应新等,请他们圈出自己喜爱的作品。最后经过反复比较,选出五百余首,再呈领导定稿。

我首先注意到历任的正、副馆长创作的情况。

首任馆长侯过( 1880 - 1974),字子约,原名楠华,广东梅县(今梅江区)城北人。书法家,诗人,中国近代林业先驱,清光绪三十一年(1905)留学日本,专攻林业。加入同盟会。1916 年秋,侯过在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归国,受聘到江西农业专门学校、中山大学农学院教授兼系主任,广东森林局长,创办庐山林场等,从事林业的教学和科研工作。诗词有《五木斋诗草》《蓬莱诗草》《约庐诗草》《嘤鸣集》《三万里游草》《归来研室词稿》等。中山大学教授黄海章谓其“风清朗月之襟怀,光明磊落之人格”,故其诗“真朴自然,毫不雕饰,亦深类其为人,有真人然后有真诗”。古直教授又谓其诗“平淡自然,而又多取现实”,“虽白居易新乐府、杜甫三吏不过如是”。如《访种树碑不得》《建议重兴黄婆洞林业》《钓鱼台林道上》等诗,表现了诗人对国家林业的一片赤诚之心。我读到侯老的诗后,对其为人也肃然起敬。2018年我受广东省文史馆委托,整理其全集,编定为《侯过诗选集》出版发行。

第二任馆长胡希明( 1907-1993 ),笔名三流、孙飞,河北沧县人。 1924 年,先后加入共青团和中国共产党。长期在香港进行宣传文化工作,1950 年调到广州工作,任广东省政协副秘书长,兼抓筹备成立广东省文史研究馆工作,后任广东省文史馆副馆长、馆长,广东省政协副主席。著有《三流诗草》。我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时,与胡老过从颇密,时到茶楼茗话。整理胡老诗歌时,也进行一些调查访问,他的女儿胡区区也谈到胡老的一些鲜为人知的轶事。像下面这很有传奇性的一则:胡老青年时代已文武双全,上马持枪,下马为文。一年,奉党指派出差,途经一处山林,被当地武装组织拦截。胡氏即用“切口”与之沟通,但绿林好汉尚怀疑是官府派来的暗青子。旋即将其蒙住双眼,带入暗室。解开眼罩后,只见一片漆黑,两三丈外有三点香火,好汉递给胡氏一支手枪。只听三下急遽的枪声,三点香火全灭。顿时灯火通明,好汉们设酒宴招待,列队送胡氏下山。我听完故事后,对区区说,怪不得胡老之诗有如此的苍茫奇气了。

侯过先生是一位林业专家,胡希明先生是一位革命者,他们都是杰出的诗人。

副馆长商衍鎏,也是中央文史馆副馆长、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首任馆长,清末探花,历任要职,著有《商衍鎏诗书画集》。副馆长张友仁,曾任北伐军总司令部秘书、东江图书馆馆长,著有《揽翠山房诗钞》。副馆长冼玉清,中山大学教授,著有《琅玕馆诗钞》。副馆长黄文宽,中山大学教授,著有《战尘集》《韶音集》《流连集》《萍庐吟草》。这几位副馆长都是学者和优秀的诗人。

我想,广东省文史研究馆对传统诗词的创作和研究,能取得骄人的成绩,是与这些能文擅诗的馆长正确领导分不开的。

馆员诗词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强烈的爱国精神。关注国家、民族的命运,关怀民生疾苦。抗日战争时期的诗歌,是《岭南今雅》的亮点。

商衍鎏《中秋月色阴暗敌机惨炸南京》诗:“突变乾坤色,狼嗥虎啸哀。星摇河汉动,雷震晓山摧。火宅人间世,金陵劫里灰。清光愁为减,秋月黯楼台。”对日寇轰炸和平城市、屠杀普通居民的战争罪行表示强烈的谴责。此外如《辛巳中秋喜湘北大捷》诗:“白骨相撑血肉糜,烈士甘心为国死”“三更大叫泪湿枕,此虏不灭真国耻”,读之令人气旺。《丙戌暮春还金陵战后荒凉喜渐宜诸公见过》:“劫灰处处伤遗烬,柳色台城喜渐苏。”表达了对战后和平生活的渴望。

《流离百咏》(部分)是冼玉清先生所写的大型七绝组诗。作于1942年至1945年间。组诗百首,选入《岭南今雅》的《壬午七月初六初抵赤坎》,为百绝第一篇。开宗明义,首句“国愁千迭一身遥”,已揭出组诗的主旨。国家的前途,民族的命运,千迭深愁,压在一位文化人,一位弱女子的心上。经桂林时,游览了著名的七星山景区,写了《桂林龙隐岩读元祐党人碑》诗:“万笏千螺绕郭门,山川形势异中原。荒碑犹是题元祐,忠佞千秋有定论。”好个“忠佞千秋有定论”!当时人物孰忠孰奸,历史自有定评。而在家国兴亡、民族气节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上,诗人的立场更是坚定分明的。1944年6月初,日军向粤北进犯,岭南大学师生迅速疏散至坪石。坪石在乐昌县西北,与湖南接壤。《曲江告急疏散至坪石岭南农学院》二首云:“丧乱相逢各苦辛,穷途枨触易沾巾。离离蔬果盈原野,世乱谁为守土人。”“迎云晚对金鸡岭,入廛朝渡水牛湾。担惊一月看农事,烽火难容十亩闲。”遭逢丧乱,颠沛流离,终日担惊受怕,自然对未能尽责的守土者提出疑问了。

文史馆员在馆里的组织下,经常到工厂农村参观访问,了解民生,以便向政府出谋献策。在这期间所写的诗歌,题材广泛,多切合时政,也表达了诗人个人的思想感情。此外还有大量的旅游诗、会议诗、雅集诗,题画诗,其中也有一些佳作入选本书。

在馆员中,有不少是享誉全省以至全国的诗词名家。在本书中,选诗数量在二十首以上的有商衍鎏、侯过、冼玉清、罗翼群、胡希明、黄文宽、莫仲予、朱庸斋、刘峻、黄天骥、陈永正等十一家。

莫仲予(1915-2006),原名尚质,字仲野,号小园,广东新会人。先生诗、书、琴、印四艺俱精,著有《留花庵诗询》。冯永军《当代诗坛点将录》中,点先生为“天退星插翅虎雷横”,称其诗“出唐入宋,境界宏阔。格调超迈,诸体皆好,七言近体尤佳”。先生的诗歌,反映了他在抗日战争的亲身经历,为我们留下了历史的影象。《坪石道中》是一首有关抗战的诗:“岐门飞浪似瞿塘,十八滩头跃九泷。满眼杜鹃红过岭,一声鹈鴂绿浮江。心随北雁归程急,梦逐南云战火降。地老天荒人去去,书生无补是经邦。”1940春,诗人举家逃难。这首坪石道中,记述了他在战乱中经历的苦难。感时伤事,在流亡中牵还挂着家乡的形势。又如《江行十四韵》:“传闻孤寇酷,休问六师威。烽火燃华夏,黔黎尽蕨薇。乱离何日已,忍让到今非。肉食充廊庙,韬钤误甸畿。岂容偏逸计,坐失灭夷机。蜀险终难据,韶危未解围。偷生随毁誉,定策每依违。”这首也是诗人流亡中的作品,关心国事,怀着心忧天下的热诚,谴责政府的无能,以致丢掉了战胜的机会。

朱庸斋(1921-1983),原名奂,字涣之,号庸斋,以号行。广东新会人,世居广州西关,出身书香门第。历任广东大学、广州大学、文化大学教员、讲师。1956年,进入广东省文史研究馆任干事、研究员、馆员。并在家设帐授徒,教授诗词、吟诵、书画等国学国艺。先生是传统的通识性文人的代表,其分春馆成为近五十年文言诗文传承的重镇,门下弟子多人已成为当代知名的集学者、诗人、书画家于一身的文士。刘梦芙《百年词综论》称朱庸斋先生“为二十世纪后五十年间的大手笔”。刘氏在《五四以来词坛点将录》中,点先生为“天立星双枪将董平”,评曰:“岭南现当代词坛,自陈海绡以后,众推庸斋为第一。” “其《分春馆词》存词仅百阕,删汰极严,百炼精金,惊采绝艳。较之彊村,稍逊其苍莽盘郁,而情致温馨绵邈,实近蕙风。盖身世畸零,屡经桑海,少年绮思,悉化悲凉,窈宨之哀,读之沁人心腑。” 又谓“庸斋创作与研究并重,贡献词林,仅词集与词话二书,足以永垂不朽矣。” 如《木兰花慢·为马宾甫题何邹崖、陈述叔诗词合卷。时去述叔归道山止一月耳》一词:“江山无限事,忍持恨、问新亭。纵故国繁弦,尘笺醉墨,孤抱谁倾。堪惊。夜台梦语,话兴亡、人海尚凄零。倦眼何堪乍瞑,吟魂应信难醒。仙城。休更望神京。狐兔想纵横。剩荒凉笳角,迷离宫羽,早不成声。泠泠。旧时楚些,阅沧桑、词赋已无灵。泪尽新绡故稿,天涯禾黍青青。”此乃先生自认为精警之作。述叔是先生的导师,师生感情深厚,存殁之悲,沧桑之感,此词可谓倾注神血,和泪写成。一是炼语精,在起结、过片、转折之处尤为着意;二是寓意深,意内言外,笔力直贯而意蕴深曲。唯其精,才能更好地表情达意;唯其深,才能引起读者心灵深处的共鸣。如此词者,可算是体格浑成、神致深婉的佳作了。1978年后,是先生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安定日子。才华学问得到社会的承认和尊重,他也主动积极参与许多社会活动,举办各种类型的诗词、书法讲座,此期间也写了一些清新明快之作,如《虞美人·东湖春晓》:“东风一夜回新绿,影浸玻璃玉。弯环九曲赤栏桥,人在晓莺声里度花朝。桃蹊柳岸深深处,画舸随歌驻。春来湖水不曾闲,尽日漂红漾翠过芳湾。”

刘峻(1930-1996),号严霜,广东台山人。幼承家学,早负长才,年甫弱冠即以杂文驰誉文坛。五十年代随其父名诗人刘栽甫举家从香港迁居大陆。晚年入广东省文史馆当研究员,后归港定居。遗著有《严霜诗词钞》行世,莫仲予为此书作序,略云:“夫离骚之哀愤,汉魏之风骨,少陵之闳肆,玉溪、樊川之风流蕴藉,山谷、简斋之峭拔简练,乃至羽陵,两当之博取纵恣,清新飘逸,洪北江所谓咽露秋虫之声,读君诗往往遇之,而要非古人之诗,君之诗也。其为揽群言之综,集诸家之长者耶。”如1975年所作的《与胡希老登楼北望》诗:“磊落登楼意,清樽病未删。诗思黄河上,秋怀万马间。欲寻驺卒饮,早觉羽书闲。卅载神州事,莽苍一鹗还。”莽苍感慨,笔力甚健。刘峻诗词俱佳,刘梦芙《五四以来词坛点将录》点其为“天异星赤发鬼刘唐”,如 《水调歌头》词:“披发欲何往。醉眼向谁青。问天天亦无语,大壑月冥冥。掷笔寒林如咽,起舞苍山如睡,歌罢泪纵横。四顾无人迹,隐隐有狐鸣。雾云绕,南与北,几宫城。废台残堞无数,莽莽古今情。泰岱松封千石,嵩岳山呼万岁,何处觅威灵。大笑龙蛇窟,惊起鬼神听。” 此词虽源于苏、辛,然其冷峻悲愤,则非二家所能笼罩者。

《岭南今雅》全书编定后,略感遗憾的是,入选的馆员大多数都是生于清末民初的老一辈诗人,而20世纪30年代以后出生的馆员,无论从人数及入选的诗词来说,都似不如前人,数量显得偏少,质量显得稍差。这还有待于以后逐步提高了。

(本文作者为广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,中山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广东省书协主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