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:首页 > 答问库 > 文史

第二个转折康熙开海:十三行凤凰涅——贡狮“晋京”图开禁

随着吴三桂被消灭,陕西提督王辅臣、福建耿精忠相继投降,尚之信感到不妙,迫于形势,于康熙十六年(1677年)6月,也不得不“归降”清廷了。

由于平叛战争尚未结束,最后撤藩的时机还没有成熟,康熙皇帝没有立时处置这位反复无常的藩王尚之信,仍旧令他“袭封平南亲王”,照旧理事。

不过,这时澳门的葡萄牙人却坐不住了,因为这位“藩王”已经是靠不住了,当初已向清廷“效忠”,后来却又同“藩王”的王商打得火热,万一怪罪下来,日后的贸易只怕也就办不成了。这自1511年至1678年的一个多世纪中,中国海上贸易的几起几落,他们是看在眼里的,感到这一回若处理不当,势必后患无穷。必须有大动作才行。他们绞尽脑汁,终于出了一招!

他们对中国文化,也还是有所了解的,知道中国人历来对狻猊(形似狮子)是颇为敬畏的,当年,郑和下西洋到过非洲,那里可是狮子的原乡。于是,康熙十七年(1678年),他们把在非洲莫桑比克捕捉到的一头狮子,送到了印度的果阿,而后,再用船载抵澳门。再由本比·白垒拉率团,从广州出发北上,要向年轻的大帝康熙进贡这头狮子。要讨得年轻的帝王欢心,那他们在澳门的利益便可以得到保证了。

于是,狮子一路北上,出大庾岭,直奔京城。是年八月,这头“贡狮”终于顺利抵达北京,至于一路的颠簸,也都不在话下了。

一个王朝,得到了狻猊,在中国自是吉祥的征兆,也是国家强盛的表现,此时,“三藩”既平,河宴海清,来了一头祥兽,自是大大满足了这位年轻的康熙皇帝的好奇心与虚荣心。于是,他召集了群臣与文人学士,一道来观赏这头“贡狮”。这应算是“十三行”又一次起死回生中发生的盛事。

皇帝开了口,要求在场的臣子们,都得作赋吟诗,以记录下这一辉煌的历史时刻,表明,万邦来朝,这天朝上国可谓威风赫赫,蒸蒸日上,盛世已不远矣。

与此同时,他也亲口答应了使团的要求,允许澳门商人“在旱路界口贸易”,从而恢复了澳门与广州的陆路贸易,十三行也就再度兴旺了起来。

金碧辉煌的宫殿中,群臣毕至,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。那解运“贡狮”来的使者,长发披肩,长髯飘拂,蛮衣裹身,似披的氎毡,恭恭敬敬地立在殿前,身上的征尘仿佛还不曾褪尽。狮子在笼中,仍不失其威风凛凛的气势,不时吼叫一两声,令观赏者为之惊呼。在场的大臣,一个个捻着胡须,或仰视,或俯首,口中念念有词。皇帝下了御旨,不写出一首好诗,那可是逃不了“欺君之罪”。于是,陈廷敬、叶方霭、张英、高士奇、陈梦雷、王鸿绪、严我斯、刘德新、许贺来,顾景星、李澄中、毛奇龄、尤侗、宋祖昱、田雯等人,一一都拿出了歌吟之作,大赞皇恩浩荡,无所不该。自然,均很得皇帝欢心,全部刻录了下来,传至后世。曾任内阁中书,历官刑部、户部侍郎的进士田雯写了诗一首题名为《贡狮子应制》五言诗,从中不难看到贡狮进殿之际的盛况:

《贡狮子应制》

南轴狻猊贡,雕题瘴海来。金刚夸异质,乌弋岂凡胎。宛足腾傜洞,斑文映斗魁。枭阳真挺拔,岭表郁崔嵬。尾掉风生箐,山鸣昼起雷。熊罴须早避,兕象莫相猜。月照槃匏馆,秋离戏马台。岂同甘玃狢,未肯学驽骀。北望遵王会,南荒历劫灰。楼艎浮万斛,飓浪簸千堆。使者须髯古,蛮衣氎罽裁。绮钱盘翡翠,椎结罥毰毸。俯首螭坳下,呼嵩鹤禁隈。表须重译上,宴许膳夫陪。甲帐传银瓮,仙茎赐露杯。乐浪偕馆舍,日浴共徘徊。报谒鸡人唱,辞朝驿骑催。天连溟渤阔,客泛斗牛回。紫舌车书集,洪炉雨露该。驺虞游上苑,牺象镂云罍。喘问三春犊,祥征八尺騋 。虞人勤护惜,爱此不群材。

不过,贡狮“晋京”之日,尚之信的死期也就不远了,一年半之后,康熙皇帝下令逮捕尚之信,不久,即赐死于广州。康熙二十年(1681年)平定“三藩之乱”的战争,终告胜利结束。

又一年,康熙下令撤除藩府,将尚之信的兵归广东将军统辖,与此同时,沈上达家亦被抄没,其财产近百万两银,仅次于藩王。不过,“将军商人”也由此而起,与未受牵连的“王商”相抗衡,由此演绎了清初十三行诸多类商人角逐的一出出闹剧。

葡萄牙人,荷兰人由于占了先机,尽管其贸易的规模远不及后来的英法之大,但是,他们延续与助长的走私贸易,包括其间澳门界口的“旱路贸易”,多少对推动清廷之后的对外贸易,产生了相对积极的影响。

台湾也已经收复,郑克塽投降,来自海外及藩镇作乱的威胁都已消除之后,国家经济的恢复,也就成为施政的首要问题了。历史,推进到了又一个关键的时刻。十三行,再度面临一个新的节点。于是,“沿明之习”,重立“十三行”便提以了议事日程上。